如何自信地處理各種惡毒的人際關系?_新聞_中國彭縣網_彭州網_彭州地區權威新聞門戶網站
啟航建站系統
頂部右側廣告文字
頭部廣告460x60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
網站首頁 新聞

如何自信地處理各種惡毒的人際關系?

作者:未知 來源:互聯網 2020-01-17 18:00 5088 ℃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
神譯局是36氪旗下編譯團隊,關注科技、商業、職場、生活等領域,重點介紹國外的新技術、新觀點、新風向。

編者按:我們作為這個社會的組成部分,就避免不了與他人溝通交流,處理各種人際關系。然而,當你在處理比較惡毒或者令人不可接受的人際關系時,你又該如何自信地去應對呢?這篇文章,原標題是How to Handle Toxic People in Your Life with Confidence,作者Nick Wignall在文中介紹了三個實用的方法,希望對你有所啟發。

如何自信地處理各種惡毒的人際關系?

圖片來源:Unsplash @Clem Onojeghuo

1. 學會辨別真假罪惡

罪惡感,是當你在確切地知道自己做錯某件事情過后所經歷的情緒。無論是從罐子里偷吃曲奇餅干、考試作弊,還是對自己的配偶說謊,這些真實的罪惡感都是一種特別具體的情緒。

但遺憾的是,我們卻總是把罪惡感和其它令人痛苦的情緒混為一談。其中,最常見的就是悲傷。由于我們對涉及他人的各種遺憾事件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厭惡,大多數人都會因為發生了壞事情或者被卷入某件壞事情之中,而犯了這種微妙的情緒錯誤,并因此而覺得罪惡。

比如,當你的母親給你打電話,說她有一周沒見到你了,她覺得有點孤單,那你就可能會立即覺得罪惡。但實際上,這可能是一種假象的罪惡。

你的母親覺得孤單,這的確是一件令人遺憾的事。如果你忙于自己的家庭或工作,而沒有時間回家探望母親的話,這的確會令人失望。然而,由于這并不是你在預知前提下故意做錯的事情,所以你不應該就此而感到罪惡。

由于許多人都會被假象罪惡所迷惑甚至被操控,所以為了更好地管理各種潛在的人際關系問題,就必須要學會辨別真假罪惡。

在前文的案例中,母親知道,如果她將她的孤單情感告訴給子女后,其子女肯定會感覺不舒服(假象罪惡),而子女為了不讓這種情緒影響自己,他們就肯定會犧牲手頭的事情,而去探望母親。

針對情感操控,最有效的解決方案,就是自信地去辨別真假罪惡。

因此,當你下次感到罪惡的時候,不妨先問問自己:這是一種真實的罪惡感,還是假象罪惡?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錯了什么事,或者說因為某件不良或痛苦事件影響到了他人而讓我感到悲傷?

2. 抱最大的希望,盼最低的期望

那些惡毒的人和人際關系之所以對你產生重要影響,其原因之一就在于,他們都會耗盡人的情感。比如,僅僅是在手機聯系人名單中看到前妻的名字,就足以增加你的壓力,同時還可能讓脾氣更暴躁。

相比于某些簡單重復的負面因素,惡毒的人際關系會更耗盡人的精力,畢竟那些未加約束的期望,只會導致更強烈的情緒反應。

每次與前妻約定交換孩子撫養權時,除了因歷史經歷而產生的一般壓力,你可能期待她這次能夠友好待人,畢竟這剛好是圣誕節,而每個人都應該快快樂樂地過圣誕節。

于是,當她見到你就開始發問、問你為什么又一次遲到的時候,你不僅會經歷與她交流時會出現的壓力和情緒耗盡,甚至還會經歷另一種因期望值破滅而導致的負面情緒。

針對這個問題,最簡單的解決辦法,就是去降低自己的期望值。

然而,對于各種重要的人際關系(甚至包括惡毒的人際關系),降低自身的期望值,往往又會讓人覺得不對,就好像是我們自己主動放棄了一樣,或者不再對人性報以信任等等。

但與此同時,更重要的是,降低期望值,也意味著承認我們因無法控制他人的事實而帶來的痛苦現實。

無論你希望自己的前妻能對你有多么地友好,無論你又如何堅定地認為她應該這樣做,從而讓包括她在內的所有人都更快樂,這些都不在你的控制范圍之內。

但是,我們卻喜歡可以去支配控制的感覺,但又同時討厭無助的感覺。

盡管對他人抱以多高的不切實際的期望不會真正改變任何事情,但它至少會讓人感覺到控制感,能讓人體會到在那件事情上的十足影響力。

但問題是,如果總是體驗期望破滅,從長期來看,它不僅會加劇我們在面對這些人或事情時的壓力負擔,而且還會進一步加劇我們內在已經存在的多種情緒耗盡情況。

在某個時刻,你就必須要意識到,這樣做是有多大的問題,而你也不得不承認,那些不切實際的期望對你又產生了多大的破壞。

所以,不要再期望那些惡毒的人和人際關系會得到改善。總之,不要再有所期望就行了。

3. 懂得辨別自信和激進

當你在面對惡毒的人時,能否自信地表達和做出有關行為,是保持彼此健康關系同時又能保護自身的關鍵因素。在討論為什么自信非常重要之前,我們首先要討論的問題是,什么才是自信,以及它又是如何與其它形式的交流相關聯的。

總體而言,交流風格可以分為四種主要方式:被動交流、激進交流、被動激進交流,以及自信交流。

這四種主要方式,在真誠和尊重兩方面也存在不同的表現形式:

被動交流,是你對他人保持著高度尊重、但同時又對自己缺乏一定真誠的交流形式。比如,當你和朋友一起出去看電影時,在討論到底要看哪部電影時,你會說“隨便看什么都行,我無所謂”。

激進交流,是你對他人缺乏尊重、但同時又對自己保持極度真誠的交流方式。比如,在前述的情景中,你會說“你選的這部電影也太難看了吧,還是看我想看的這部電影吧”。

被動激進交流,是既對他人缺乏尊重、又對自己缺乏真誠的交流形式。它往往也會以諷刺的形式出現。比如,“好吧,你喜歡看什么電影,就去看唄。要不還是和往常一樣,……”

自信交流,是既對他人極度尊重、又對自己極度真誠的交流形式。比如,“我知道你通常都不喜歡看紀錄片,但老實說,我真的很想看這部電影”。

從長期來看,前面三種交流方式可能都不會起作用,甚至還可能會影響與他人的友好關系。但最后一種自信交流方式,雖然從當下來看,可能會讓人覺得難堪,但由于尊重和真誠,它往往也能夠讓彼此保持健康良好的人際關系。

對許多人而言,他們為了應對生活中的各種惡毒的人或人際關系,可能都會從被動的角度上去發言或行事。因為那些惡毒的人,總是會讓人有壓力、讓人難過,甚至還會耗盡你的情緒,所以我們最后也不得不“放棄掙扎”,而這種做法,也只是簡單地去避免那些壓力。

但這種做法,只能算得上一種短期解決方案。事實上,從長期來看,它甚至還會導致負面的結果。當我們默認或被迫接受他人不受待見的行為時,我們通常都是在助長這種行為,并且只會讓這種行為在將來越來越頻繁地出現。

在職場的部門會議中,當你遇到有失體面的上司當眾侮辱你的時候,如果你只是假笑回應,并且試圖將話題焦點轉移到其他方面時,你只會助長他的這種行為,并且可能在將來還會再次出現。

然而,如果你大膽地站出來,在不分場合的情況下,讓他甚至身邊的人都知道他的言語是非常不妥的,那你可能又捅了若干個“馬蜂窩”,其中就包括讓人覺得你非常強勢,有些人甚至會覺得你非常惡毒。

我們之所以不敢勇于站出來,是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可以在不展示激進一面的前提下,自信地表達自己的看法。

事實上,你完全能做到,既自信地表達自己的訴求和希望,同時又做到最自己真誠和尊重。

還是以前述會議為例,針對老板的行為,你可能會簡單地說“這么說太粗魯了吧,請你下次還是不要再這樣了”。或者,在會議結束過后,你可能會直接走進他的辦公室,私下對他說類似的話。

我想表達的是,即便不展示粗魯或激進的一面,你也可以站起來維護自己的權利。能夠自信地去做這件事,可能就是你人生中面對惡毒的人時最好的解決方案了。

當你設定了明確界限過后,你才能更好地去面對那些惡毒的人。然而,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自信地展示自己的話,那你也無法去設定明確的界限。

譯者:俊一

Tags: 惡毒 交流 自信
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最近發布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体彩福建31选7第18319期 赌场赢多少钱上黑名单 买股票委托的流程 股票分析软件源代码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商协议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0242324期 北京pk10牛逼计划 上海时时乐开奖信息 甘肃快3走势图一定牛 福彩3d跨度振幅走势图表 十一运夺金几点开始 江西11选5投注方法 000014股票行情 浙江11选5前三直 江苏7位数中奖规则 网上手机赌博的危害